王革儿

【靖苏】此去经年 ①

二月份写的,现在才想起来整理。

不上升真人,谢谢。

-------------------------------------------

 

自打平定誉王叛乱之事后,梁帝便一直盘算着要择日宴请诸位功臣,以示皇恩。

静妃娘娘虽一再帮忙推托,可也深知陛下实属多疑之人,凡事再一再二不再三。当今日梁帝再次提及此事之时,也便再无他言。

 

翌日一早,只见飞流在庭中插花。梅长苏便上前搭话:“飞流这插花的技艺真是大有长进了。”

飞流听此,便把花瓶举至他眼前,说道:“好看!”

顺势接过,梅长苏又问:“我们飞流可有几日没见佛牙了,今天要不要去靖王殿下府上找它玩儿上一天?”

“要!要!”飞流眼光尤亮,拼命点头。

“好,今天苏哥哥出门,你从密道过去,找战英便是。”

“苏哥哥呢?”

“我今日去宫中赴宴,有蒙大统领在呢,飞流不必担心。”

“嗯!”

 

待收拾妥当后,黎纲、甄平便将其送上车,神情颇有些担忧。

“行啦,我这是去赴宴,又不是去赴死,瞧瞧你们俩个的样子!”梅长苏稳坐于车上打趣道。

“宗主……不带飞流,也可带我们二人其中一个随您入宫……”

“靖王、郡主赴宴都是只身前往,我却带一近身护卫,成何体统?”

两人俯首车前,自知多言无益,只好在后默默地目送车马走远。

 

“朕今日赐宴各位君臣,正是为誉王叛乱一事。诸位都是那日平定叛乱的良臣孝子,对朝廷的衷心昭然若视,朕心甚慰,统统有赏!”

朝下列坐于两侧的诸位立即跪拜,“谢陛下。”

“不过,要说这最大的功臣嘛,呵呵……你们自当认为是霓凰和景琰是不是?固然不假!但我听闻这其中妙计,可是经由苏卿指点而得之。”

静妃端坐一旁,心中一惊。

梅长苏旋即起身行礼,“承蒙陛下抬爱,苏某不过是尽己所能。若不是郡主和靖王殿下及时赶到,苏某有再好的谋略又有何意呢?”

梁帝目光凛冽,“听闻江湖上都说你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麒麟择主,看来,这未来的江山主人,你已经选好了。”

霓凰和萧景琰均欲起身,却被静妃娘娘抢了先:“陛下,这江湖上的传言真真假假皆有之,陛下何必当真呢?”

“陛下,臣一介武夫粗人,虽不该此言,但若苏先生真有不忠之心,那日九安山便是最佳时机。”

“儿臣……”萧景琰跪于堂中。

“好了,我随口一说,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都起来吧!朕只是在想,如何嘉奖苏卿。嗯……赏你个一品大夫可好?”

“苏某不过一介布衣,过关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如若真是禁锢于这宫墙之中,恐是难以生活。如陛下想要赏赐,就赐苏某自由闲游于这宫墙之外罢。”

“好!好一个闲云野鹤!哈哈哈哈,罢了罢了,既然你不愿入宫为官,如此也好。”

“谢陛下。”梅长苏立行大礼。

 

歌舞升平之际,众人终于松了口气。梅长苏在一旁呆坐于侧,只是时不时地搭腔两声。

霓凰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糕点时才回过神来。

“兄长……”霓凰压低声音叫到。

梅长苏这才看清原来自己手中的榛子酥已惶惶然吃掉大半:“不碍得,只吃了两口。”好在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大堂舞女身上,并未发现郡主一时失态,只有朝堂之上的静妃娘娘微微皱眉。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