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革儿

【靖苏】此去经年 ⑥

 

翌日一早,梅长苏醒来,只觉一身的疲累都烟消云散,身体也是暖烘烘的。再仔细一看,不对呀!这不是苏宅!

环顾四周,原来那个“暖烘烘”的竟然是……“靖王殿下?!”

 

其实萧景琰早就醒了,只是想看看这一贯对任何事都能泰然处之的梅长苏对待此事会作何反应,于是佯装慵懒地揉揉眼睛:“嗯……”

 

梅长苏弹坐起来,这才发现二人都是赤身裸体,一把拽过被子来遮住自己,于是乎,萧景琰就这么赤条条的横陈于塌上,嘴角勾着一抹灿笑。

 

梅长苏脸颊扫过绯红,赶快别过头去,引发起一阵激烈的咳嗽。

萧景琰一看形势不好,收起玩味,爬起来先给他递了杯水,开始迅速穿衣服,只是眼睛一直定格在这个背对着自己把自己裹成粽子,拿着水杯也不喝的人身上。

 

“我穿好啦,你转过来吧!”梅长苏这才原地一点一点地把自己挪过来。

“昨天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萧景琰从未见过如此惊慌的小殊,两人仿佛又回到年少时斗嘴的模样。

 

梅长苏干脆放下水杯,把被子又裹紧了一些,弱弱地道:“靖王殿下这是何意?苏某记得昨日于宫中和诸位功臣们共进午膳,后来突然身体不适……”

“为何身体不适?”

“因为旧疾复发。”

“何以复发?”萧景琰步步紧逼。

“因为……”

“榛子酥!”

梅长苏身子一僵,“怎么会,是苏某不该一时兴起,饮酒伤身。哪有人会因榛子酥发病的?”

“林殊,你还要瞒我到何时?!”萧景琰话语中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原来,我还一直疑惑为何母妃反复叮嘱我无论事态如何发展,都不能辜负你的助力之益,为何自母妃准备双份盒食起,榛子酥就再也没出现过。”

 

此后,二人良久无言,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和在阳光中飞舞的点点灰尘。

 

“景琰,你不要怪静妃娘娘,是我恳求她帮我保密的。倘若你知道,必不会如此……”

“还有谁知道?”话语直接被萧景琰打断。

梅长苏张了张嘴。

“蒙大统领?郡主?”梅长苏将目光移向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好!好!”萧景琰在屋中踱步,许久之后终于开口:“是我自己眼拙,怪不得任何人。小殊,你不想说,我也便不再问了。你有你的难处和顾虑。今后,在外人面前,你是苏兄。在我面前,你永远,只能是我的林殊。”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