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革儿

【靖苏】此去经年 ③

回程路对于萧景琰来说简直是折磨。虽然知道要尽快回去找晏大夫及时医治,可看着倚在自己膝上安然睡去的梅长苏,又怕马车太快把他吵醒。就这么一路纠结着,总算是挨到了府上。

 

飞流听到马车声,轻点几步落于车前,战英跟着跑在后面。萧景琰轻轻地将梅长苏揽起抱下马车。

“苏哥哥!”飞流见状大喊,这才将其唤回人世:“飞流不怕,苏哥哥只是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

“啊……”飞流眼里升腾起一阵雾气。萧景琰递给战英一个眼色,战英赶快将飞流拦下。

“去把晏大夫请过来。”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说了多少遍他不能吃榛子酥,不能吃和榛子相关的一切东西!!这是要害死他吗?啊?!”黎纲、甄平二人跪于塌下,倍加自责。

战英在一旁终于看不下去了:“晏大夫,他们二人并未随先生入宫,怎么能怪他们呢?”

“你给我闭嘴!要不是你们靖王,他也不会劳心劳力变成今天这样!”

战英被噎得无话可说。

 

晏大夫下完最后一根针,便收手回来,叮嘱道:“把屋里的炭火烧得更旺些。”晏大夫把被子往上拽了拽,盖到腹部。“这针要半个时辰后才能起,别再让他着了凉。唉……”

“晏大夫。”萧景琰见他出来,紧忙上前行礼。

“靖王为何不去房中探望?”

“晏大夫,可否告知在下,小殊到底受了什么毒害,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你说什么小殊我不知道,我只认识梅长苏。”

“时至今日,您还要瞒我吗?”萧景琰目光如炬。

“哎呀……晏某人只是江湖大夫,真不明白他堂堂一介江左梅郎为何屈尊于你这个木头,把自己给折磨成这幅样子。有话等他醒了你自己问吧,我先走了。”

评论(6)

热度(20)